20180天天夜夜

类型:电视剧地区:阿富汗发布:2021-08-02

20180天天夜夜 剧情介绍

20180天天夜夜黔敖在路边准备好饭食,天天夜以供路过饥饿的人来吃。光阴似箭,夏去秋来,秋去冬至,转眼就到了十一月。

燕云沉思良久道:“只好另奔他处安身”。有个饥饿的人用衣袖蒙着脸,天天夜脚步拖拉,两眼昏昏无神地走来。茅七道:“那离死不远了”!

燕云不解望着茅七。茅七道:“想走容易吗!就算走得脱抓住就当逃兵处置刺配沙门岛,去了沙门岛就别想活着出来”。黔敖左手端着食物,天天夜右手端着汤,天天夜说道‘喂!来吃吧!’那个饥民抬起头看着他,说:‘我正因为不吃别人施舍的食物,才落得这个地步!’黔敖追上前去向他道歉,他仍然不吃,最终饿死了。

这就是你崇尚骨气!天天夜不知好赖变通的痴头,要想寻死,何必劳烦我,自去了断。燕云惊愕:“那燕某横竖都是死”?

茅七道:“不然。爹的仇,天天夜压根就没指望你来报!死去死去!还等啥!现在只有一样东西可以救你”。

燕云被羞辱的无地自容,天天夜顿时也清醒起来,转过身,蹒跚着一步一步向堂院外挪,身上的血不住的流。燕云渴望的眼神注视着茅七“七哥,什么东西”?

茅七道:“你小心年纪真是懵懂无知,啥东西,钱,钱,钱”!燕风望着他一瘸一拐的背影,天天夜为自己未卜的前途担忧。

燕云仍是不解道:“钱”?他在燕云面前表现的志得意满,天天夜但心里着实恐慌,天天夜自己残害柳七娘未遂,已是真相大白,就这足以叫自己人头落地,官府是回不去了,在长寿寺这鬼地方不知还要憋屈多长时间!茅七道:“对,就是钱。

给三指挥指挥使杜丙使些银子换个舒适所在当差就能逃出洪筠的魔爪,记住,不要状告洪筠不法,只说你有病在身干不得筑城的差务”。燕云道:“七哥莫不是教我行贿”。洪筠颐指气使道:“这是本都头知人善任,你肯定是能者多劳吗!还要说什么,看你是无事生非消遣爷爷,再不滚判你个违反军令之罪”!燕云明明知道洪筠公报私仇泄私愤,处处拿军令压人无可奈何郁闷而归。

欲知后事如何,天天夜且听下回分解。茅七道:“你真是一个呆子!如今命都保不住了,还管它什么行不行贿”!燕云道:“这岂是君子所为”?

茅七善意耻笑道:“都他娘的人下人了,还谈什么君子所为!咱们虽为驻防禁军实则和皂、快、捕、仵、门子之类的贱民没两样,贱民就是贱民,别指望君子的事了”!燕云拐了两道弯离乌雕岭不远了,天天夜身后传来洪筠的叫声“燕云黄脸鼠辈站住”!燕云放下背篓见洪筠提着皮鞭气势汹汹,身后魏海蹒跚疾步跟着。燕云道:“宁可正而不足,不可邪而有余”。茅七大为不解望着燕云,道:“我看你不像一个士卒倒像一位庙堂之上的公卿呀”!话锋一转“你呀!别怕丢人,那兴汉三杰的韩信不也受过胯下之辱吗?唉!爱死不活随你便”!说罢起身而去。

洪筠举着鞭子喝道:天天夜“燕云有种!天天夜敢咒爷爷不得好死、还要到指挥使大人处告我,好好!爷爷不打你,你不是有力气吗,魏海的活儿你干了,每趟背运四块大青砖”转身对魏海说“从现在起本都头擢升你为押官,谁都不管专门管燕云,他若少运一趟少运一块,拿你是问”!随手将皮鞭交给魏海。燕云看着茅七远去的背影,思量着:真要如此吗?在晋州因为自己私心,为了不致燕家灭门绝后袒护胞弟燕风做了助纣为虐之事,现在还要做出贿赂朝廷命官的不法之事吗?

“勿以恶小而为之”师父武天真的教导在燕云耳畔不断回响。魏海乐颠颠道:天天夜“洪都头!天天夜洪都头!真是小的再造爹娘,您放心!燕云这厮敢偷懒定打他个骨断劲折”躬身接过皮鞭抽打燕云,道:“无赖汉横草不拿的主儿!不知香臭长了几个脑袋胆敢诬陷都头老爷”!燕云自知是魏海恩将仇报也没办法只好忍气吞声。燕云再次陷入两难的选择。思索着:师父!叫云儿怎么办?怎么办?即使逃出乌雕岭也会被衙门画影图形缉拿,就是朝廷的逃犯,如何上报国家下安黎庶?不逃只有等死。燕云如风箱里的老鼠进退两难,又干了两天终于干不动,夜晚收拾些银两到三指挥指挥使营房找指挥使杜丙,给指挥使门卒三百钱,门卒禀报,燕云进的指挥使杜丙的营房。

从九品52阶的杜丙根本不削见什么底层的军卒,见门卒禀报知道定是使了钱,更会给自己使钱,便叫燕云进的营房。天天夜洪筠径自回营房歇息。

燕云依照茅七教的说:“小的三指挥四都长行(军卒)见过杜指挥使,杜大人日夜军务操劳,小的无什孝敬区区三十两纹银望大人笑纳”,从怀里取出银两小心放在军案上。杜丙直截了当,道:“燕云还有什么事”?王丘、天天夜裴林、天天夜李江见洪筠走了放下背篓在树下歇息,魏海过来举着鞭子吆喝着“见洪都头走了就偷懒,找打不成”!王丘恶狠狠瞪着他,道:“你个乌龟王八玩意儿成精了!你来打,你来打,敢动爷爷一下叫你皮开肉绽”!魏海淘了个没趣儿,兀自催促别的士卒。

燕云道:“大人!大人!小的体弱多病做不了筑城的差事,望大人周全换个差事”!杜丙沉思片刻道:“看你弱不禁风的样子确实做不了筑城的事,你暂且回营本官自会周全”。

两天后的上午,三指挥的公文到了四都都头洪筠手上,公文大意:调燕云到横风军衙门为判官阎怀忠养马。燕云每天要干两个人的活儿,每趟背运四百斤又吃不饱,干了三天撑不住,找洪筠理论。洪筠将公文交给押官魏海。魏海想那燕云是都头洪筠的痛恨之人,何不替都头洪筠再出出恶气,疾驰乌雕岭不但不给燕云宣读公文,而且对燕云更加暴戾,辱骂、鞭打没停过。

燕云夜以继日研写,招来同宿马夫不满告到监丞彭屿处,彭屿把燕云一顿训斥没收了燕云的照明蜡烛。燕云身背四百斤的城砖挨着魏海的鞭笞,衣服被打开了花,身上一道道血痕暴晒在烈日下,汗水、血水渗透衣服,苦不堪言。洪筠颐指气使道:“这是本都头知人善任,你肯定是能者多劳吗!还要说什么,看你是无事生非消遣爷爷,再不滚判你个违反军令之罪”!燕云明明知道洪筠公报私仇泄私愤,处处拿军令压人无可奈何郁闷而归。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文分解。洪筠在四都营房等了良久不见燕云回来,上的乌雕岭,见魏海斥骂鞭打燕云,大怒:“不知死活的矬子竟敢如此虐待士卒!本都头叫你把燕云请到营房,你却违反军令”!一脚把魏海踹翻,将燕云肩上的背篓卸下,一副十分关心的样子“燕云受苦了,都怪洪某治军不严叫这矬子钻了空子”,俯身夺过魏海的皮鞭递给燕云“燕云打,打这矬子,往死里打”。燕云精疲力尽坐在地上不语。左侍禁横风军判官阎怀忠正九品47阶,是整个横风军顶天的军官,燕云作他的马夫自然身价上去了,洪筠哪敢不敬燕云。

洪筠看到三指挥的公文,本意为燕云设宴送行,没想到魏海弄巧成拙叫燕云受尽折磨。横风军三指挥四都都头洪筠公报私仇,燕云一个人当两个人使,不到七天变累的骨瘦如柴。

一日,燕云坐在营房外草地上,仰望漆黑的夜空一筹莫展。洪筠为燕云请来郎中给燕云疗治伤口,燕云在四都疗养几日前往横风军报到,临行洪筠为燕云设宴送行。

洪筠见燕云不理会,举着鞭子朝魏海猛抽,呵斥道:“你这残忍成性的矬子!罢你的押官,还不快去背砖,等死吗”!魏海伤痕累累爬起来吃力的背起燕云放下的背篓沿着山路往岭上爬。四十多岁的军卒茅七平日与燕云谈的投机,近前给燕云出主意道:“燕云呀,燕云!再这样下去洪筠非玩死你不可”。横风军衙门兵房马政监负责衙门中的官员判官、两曹参军、两军巡使马匹的牧养、训练,良马五匹,马政监监丞、监副各一人,马政役(马夫)十八人。

监丞彭屿天天给马役(马夫)们叨唠“马政监编额十一人,现在严重超编,上官一再二再而三催促马政监减员”。马夫们个个提心吊胆人心惶惶,燕云一来,都皆大欢喜,心想这回监里不会再裁撤人员了。

20180天天夜夜燕云在马政监作了马夫自然乌雕岭筑城轻松许多,少不得到横风军界内的山岭丘壑放马,山川地貌尽收眼底,思量着如何依托地形布控兵力进行攻防,晚上秉烛夜读《孙子兵法》(武天真赠送的兵书),兵书理论结合实际地形研思御敌之策,开始写“横风军御敌十三策”。燕云只好一大早爬起来利用晨光在室外寻个僻静草地书写,或利用野外牧马书写,笔墨纸砚不离身,历时几个多月完成了“横风军御敌十三策”,时刻珍藏怀中有机会便献给判官阎怀忠。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20180天天夜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