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花阁

类型:财经剧地区:牙买加发布:2021-08-02

藏花阁 剧情介绍

藏花阁斗了七八回合,藏花阁被武天真一脚“蛟龙出洞”踢中腹部,栽倒在地顿时失去战斗力。遇到了狼群挡路,只好返回,再次讨饶大嫂了。

燕风不想解释太多,道:“旅帅是我名字。武天真不加理睬,藏花阁鼓剑奔赵光义而来,十几个军卒群起围拢上来。小二“嘻嘻!你长得也不像驴呀,驴再帅也赶不上人呀,你怎么叫旅帅?

黄三正要对小二发作。燕风瞪黄三一眼。武天真不敢恋战,藏花阁“唰唰”几剑杀得众军卒直往后闪,趁机纵身飞出堂内。

藏花阁“催命鬼”崔阴鹏持催命伞截住他杀在一处。黄三退回一边坐下。

有顷,贾氏端上来四五盆菜、一盆汤饼、碗、筷,道:“官人们用饭吧!”燕风、喽啰们顾不得许多,一个个大块朵颐,片刻吃了个精光,撑得打饱嗝。崔阴鹏等“五鬼”本想拿住武天真会得到赵光义的重赏,藏花阁没想到吃了赵光义的闭门羹。燕风心想,荒山野岭中,这家日子过的还不错,野猪肉、野兔肉、野鸡肉、野菜、白面汤饼,贾氏的丈夫应该是个打猎的。

其余“四鬼”不甘心,藏花阁“勾魂鬼”勾阴芳、藏花阁“青面鬼”青阴刹、“无常鬼”吴阴钟、“白面鬼”(独臂鬼)白阴罗,鼓捣老大“催命鬼”崔阴鹏再去探听赵光义的态度,看是否还有希望。不多时,贾氏与两个孩子在伙房吃过饭,出来。

贾氏道:“燕官人!饭菜不够吃,山妇再去做。崔阴鹏无奈返回府衙后堂探听主子的意向,藏花阁没想到撞见了宿仇武天真。

” 燕风道:“大嫂!不用不用。十几年前在定州图正县郊外槐树林,藏花阁武天真遭以“催命鬼”崔阴鹏为首的“八鬼”堵截,险些丢了性命,今夜那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我们吃得都站不起来了。

”贾氏收拾桌子、两个孩子也在帮忙,忙碌完,端来茶壶茶碗,给众人倒上茶。燕风道:“大嫂!向你打听一个朋友,前日他从崖顶坠下来,你见过吗?燕风道:“小乙、小二!我脸上绣了花,你们这么看。

三五个回合下来,藏花阁崔阴鹏留下来三五处剑伤,哪敢再战夺慌而逃。贾氏道:“前日是有一个人,应该是你的朋友。众喽啰一惊。

燕云稳着情绪,道:“大嫂坐下,慢慢说。贾小乙道:藏花阁“刚才那个叔叔说燕官人是大孝子,挨了燕官人一巴掌,脸都被打红了。贾氏坐下,道:“前日,“轰隆”一声把俺家西厢房茅草房顶都给砸破了,落在房内柴禾垛。俺与拙夫去看他,衣衫破的一条一条的,浑身一道道血痕,还有气息,只是昏厥过去,后来被按夫妻救过来,歇了一夜,急着要去三岔镇,拙夫苦留他不住,担心他在荒山野岭被野兽给害了,要送他到三岔镇,他千恩万谢,给拙夫一锭黄金,拙夫不要,他执意要送,你看”从怀里掏出一锭黄金元宝递给燕风看。

贾氏道:藏花阁“还敢胡说!燕风寻思:这山野村妇真是质朴,也不怕被我等抢走,接在手里看看,发现元宝下边有一行字“开封府记”。

能使用这金元宝的人,莫说此地穷山僻壤,就是附近的麟州、府州也找不出一人,这人只能是赵光义!脱口而出“他命真大!”将金元宝还给她。黄三上前,藏花阁道:“大嫂,孩子说的没错,俺被旅帅打了一巴掌。贾氏接过金元宝揣入怀里,道:“可不是嘛!从天上掉下来,竟然还没死。拙夫说他从崖顶跌下时,肯定被悬崖壁支棱出的树枝当了无数次,要不非摔粉碎不可!燕风取出五十两一锭的银子放在是桌上,道:“大嫂收下,燕某讨饶了!告辞。

”起身要走。旅帅是想念他母亲想的,藏花阁方寸已乱。

贾氏连胜说:“不要不要!吃顿饭怎能收钱。”黄三知道燕风急着要追赵光义,冲贾氏,喝道:“别啰嗦了!叫你收就收下。贾氏道:藏花阁“哦!”夸赞燕风几句,回伙房做饭。

”贾氏见他动怒,不再坚持,道:“燕官人要去三岔镇去找那位朋友吧!这路您不熟,走迷了要误事的!拙夫也该回来了,您稍等,等他回来,带您走出这荒山。燕风是等不及了,道:“大嫂!我有急事。

去三岔镇的路怎么走?贾小乙、贾小二围着燕风盯转着着看,嘀咕着什么。贾氏道:“出了俺家的门往东北方向走,没有路,拙夫做过标记,每隔一百步就有一堆石头,沿着走就能到三岔镇。燕风别过贾氏,带着喽啰向三岔镇出发。

贾氏一惊,道:“燕官人迷路了?在草深林密中,边走边找石头堆标记,走了一个多时辰,黄三“噗通”跌倒,叫喊“私人死人!”原来被一具尸体绊倒。燕风道:“小乙、小二!我脸上绣了花,你们这么看。

小乙道:“燕官人!‘旅帅’,是什么玩意儿?燕风等急忙奔过来看。绊倒黄三的尸体,猎户穿戴,三十多岁年纪,腰里挂着一个香囊。黄三道:“冒牌赵光义杀人灭口,也不把尸首丢远一点儿,害得俺绊倒,可恶!”燕风心想:这死者定是贾氏的丈夫,赵光义真是残忍,贾氏夫妻救了他,他怕再给追杀的人带路,一剑将猎户斩杀,灭绝人性!

燕风残忍绝不次于赵光义,今天良心发现,是因为看到贾氏与母亲谢氏长相一般无二,百感交集。燕风随口道:“旅帅不是个玩意儿。

”一出口方知不对“啊——啊!”旅帅是他的官职名称。燕风领着喽啰们继续前行,翻过一架山梁,三岔镇就在山下,用不了半个时辰就能走到。

燕风蹲下拽下香囊,仔细看,这猎户脖子下一道血口子,死了不久。小乙道:“旅帅’,‘不是个玩意儿’是什么玩意儿?燕风寻思:还是晚了,赵光义已经与他留在三岔镇的随从们汇合了,再去追杀,自己这些人根本没有把握,再则,自己也将暴露无遗;贾氏丈夫死了,他们母子三人怎么活!

黄三见燕风凝思不语,等了一会儿,道:“旅帅!咱们去哪儿?”燕风不回话,沿着原路返回,喽啰们跟着,来到猎户尸体附近。燕风令喽啰们挖坑掩埋,掩埋好,带着喽啰们返回贾氏家。

藏花阁天色已晚。燕风道:“没有。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藏花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