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刺兵王

类型:音乐剧地区:捷克发布:2021-06-14

龙刺兵王 剧情介绍

龙刺兵王龙刺兵王陶公捧着银子回到自己房内激动不已。只是官差不由己,愚兄明日就得办差去。

燕云道:“你说。陶婆更是喜出望外拿起丈夫手中的银锭,龙刺兵王道:“老天奶奶呀!真是祖坟冒青烟了,陶家几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雪花花的银锭。”元达道:“七哥有你这么求人的吗!”

燕云瞥他一眼。元达见燕云生气,正经起来,道:“七哥你呀!孔夫子喝卤水明白人办糊涂事儿。”突然闯进来一个身材瘦小贼眉鼠眼二十多岁的汉子,龙刺兵王一把抢过陶婆手中的银锭,龙刺兵王喝道:“老不死的!每次回来都他娘的哄骗小爷,哭穷没钱没钱!这银子哪来的!”望屋外跑。

陶公、龙刺兵王陶婆一个怒一个哭,追出来。别在骑马找马了!” 燕云看着他。

元达道:“这麟州三关、八邑、七十二堡是谁的地盘,‘擎天神龙’火山王杨崇训的,你师父南剑武天真又是火山王杨崇训的表兄。这贼眉鼠眼的汉子是陶公的次子陶二驴,龙刺兵王刚跑到院子中央。常言道:鸟急投林人急投亲。

大门外进来一个獐头鼠目的汉子见了陶二驴手里的银子,龙刺兵王眼睛都红了,朝陶二驴抡拳踢腿一顿暴打,陶二驴不备被打翻在地嚎啕不止紧紧攥着银锭。武天真落败无家可归,千里迢迢来麟州不投火山王干嘛?火山王的儿子‘追魂哪吒’杨延扆是你的把兄弟,你不找他打听找谁呀?”

燕云道:“八弟,愚兄也曾经想过。大门外进来獐头鼠目的汉子是陶公的长子陶大驴,龙刺兵王见陶二驴死活不松握紧银子的手,龙刺兵王急忙捡起一根木棒朝陶二驴手猛砸,怒道:“小杂种再不松手,大爷就找柄菜刀把你爪子剁了!”“砰砰” 陶二驴的手都快要砸碎了,不得不松手。

可——龙刺兵王陶大驴抢走银锭扬长而去。元达道:“七哥,俺知道。

你呀吹弹可破脸皮薄,是个自拉自唱万事不求人的主儿。你能耐再大本事再高,在天下混万事不求人也是寸步难行呀!你师父武道长武艺超群吧!曾号令几十万金枪会喽啰;咱们的主子南衙位高权重吧!跺跺脚大地都得颤三颤,该求人的时候不也得求人。马喑道:“七——七弟!八弟——说——说的不——不错。

陶二驴满地打滚嚎哭不止“银子银子!龙刺兵王老不死的不给小爷银子,小爷就死给你们看!”陶婆撕扯一条衣裙急忙上前为他包扎。燕云道:“我是火山王少王爷杨延扆的义兄不假,身为义兄不能为义弟分忧解难,反而给他添麻烦,非燕云所为。”

元达道:“哥哥耶!你又错了!到麟州寻找武道长如同海底捞针,找不到他就无法向主子交差,对你来说是不是急难?有了急难不找兄弟找谁?你找外人,哪个又会理睬你。燕云、龙刺兵王元达、马喑,饥餐渴饮晓行夜宿,非止一日进了河外麟州城。燕云不以为然,道:“苦心人天不负!我一定能找得到师父。”

市井闹热,龙刺兵王行人川流不息,龙刺兵王街道两边茶坊、酒肆、肉铺、酒米行、铁器行、汤店行、药肆行、仵作行、陶土行、棺木行、皮革行、酱料行、杂耍行鳞次栉比。元达道:“哎呀呀!八弟俺好话说了三百车,到头来还是对着聋子吹喇叭白搭工夫!你这么满大街的找,啥时候才能找到!

燕云道:“只要想找就一定能找得到。龙刺兵王燕云心急如火沿途打听武天真的下落。”元达道:“光想不行呀!方法不对头。燕云也不回话,径直往前走。

元达气得直跺脚,瞅瞅身边的马喑,道:“你是个木头!也不知道劝劝那不回头的强牛。元达道:龙刺兵王“七哥你急疯了吧!龙刺兵王来往的道士多了,街上的人又不认识武道长,能打听到啥?再说麟州地界大了,三关、八邑、七十二堡,要找一个人那就是大海捞针,找你这种找法,找一年恐怕也找不到。

” 马喑“我——我——”元达也不听说话,紧跟燕云。马喑紧走几步赶上燕云,道:“七——弟——弟弟——”燕云停下脚步,道:“五哥你慢点说。龙刺兵王” 燕云倔强不答话继续朝前走。

” 马喑道:“找——找——武——道长,不是——心急——就能——马上——找到的事儿。你来麟州——不见结义——兄——兄弟——杨延扆——不近——近——人情,他知道——岂不怪——罪——罪你!要不是——这趟——差事,不知——哪年哪月——你们————才——才能见一面!” 燕云道:“五哥之言不无道理,我想等找到师父后,临行前再与他见面。

” 马喑道:“找到后——就得——立刻回——回禀主公,哪还有——时——时间?不如——忙里偷——偷闲——见见他。燕云、元达、马喑在身后跟着。” 元达道:“五哥是为你着想呀!反正找武道长也不是一会儿半会儿的事儿,借这空闲看看你那好久不见的兄弟。就是日后离开麟州,也没有遗憾的。

” 杨延扆道:“要不是这趟差事,不知和燕大哥几时才能相见,大哥一定要多盘桓一些时日。” 燕云一时也无良策,道:“也好。马喑道:“七——七弟!八弟——说——说的不——不错。

” 燕云止住脚步道:“那就不找了?”三人穿街走巷来到火山王王府门前,请门官报信,不一会儿“擎天神龙”火山王杨崇训之子“追魂哪吒”杨延扆一路小跑从王府门里出来,也顾不得抱拳施礼,道:“燕大哥!燕大哥!想煞愚弟了!”挽着燕云胳膊招呼着元达、马喑往府里迎,穿堂过院来到他的客厅,急忙吩咐仆人端上来茶果点心。杨延扆十分热情和燕云有说不完的话,询问离别之后诸多事情。桌案上茶果没等吃完了,仆人一连上了七八回。

晚上杨延扆在自己客厅设酒宴款待燕云三人。元达道:“那也不是这种找法。

燕云道:“你说咋找?”酒宴间,杨延扆对燕云,道:“什么风把大哥吹到这儿?” 燕云道:“办差。

元达饥渴难忍,连吃带喝,马喑也是埋头吃喝。元达“嘿嘿”一笑“七哥咋不早向八弟俺请教?””元达道:“少王爷!这趟差事,南衙本来没有交给俺七哥。

七哥思念少王爷心切,便向南衙请了这趟差事。”用胳膊堆堆马喑“五哥是不是?”马喑道:“对——对。

龙刺兵王” 元达道:“京城多好,七哥要不是想念少王爷怎会来这儿。”燕云道:“贤弟好意,愚兄领了。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龙刺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