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志远

类型:动漫剧地区:印度发布:2021-06-14

赵志远 剧情介绍

赵志远高兴旺道:赵志远“符昭亮与老夫既有同门之情,又有昔日同朝为官之谊,想必他会买老夫一个面子。燕云道:“请兄长看在愚弟薄面出山相助,愚弟强您所难了!

”随后又教了他一套“抱朴三剑”的剑法。赵志远怀信你看守山寨。虢茂教的仔细,燕云学得认真。

“抱朴三剑”燕云演练了半个时辰,急着与虢茂比试仍是不占上风。虢茂笑道:“贤弟心太急,哪种剑法练成到临敌对阵都非朝夕之功。明日一早,赵志远为父和孩子子去一趟龙蟠寨。

计议已定,赵志远高行旺吃了几碗酒,回玄猿堡准备去了。更何况抱朴三剑剑法的要旨在于静心、修心,讲的是平真、自然、不加任何修饰的原始,追求保守本真,怀抱纯朴,不萦于物欲,不受外界干扰。

心不静则事倍功半,贤弟还须细细体悟。高怀信陪着杨延扆、赵志远燕云等继续喝酒。”二人回到客厅,继续饮酒畅谈。

赵志远酒至半醉。燕云对于兵书战策略知皮毛,但武学造诣不浅,通过与虢茂比武,听他纵横谈论武学之精妙,对他更崇拜有加,道:“兄长天下奇才五百年也出不了一个,令多少英雄豪杰望尘莫及,今日能与兄长相交真是燕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虢茂淡淡一笑,道:“雕虫小技何足挂齿,我师父那才是人中龙凤,令天下多少英雄竞折腰。高怀信道:赵志远“当时我说家父年老多病拒不见客更上不了阵厮杀,可你执意要见家父,你怎么知晓家父没病?

燕云心想世间还有那等奇人,好奇道:“令师与兄长相比如何?兄长定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赵志远燕云道:“燕云并不知晓。虢茂道:“怀龙不可妄语。

燕云仍不甘心,道:“兄长绝世超伦,难道令师是位神仙!不放比一比,叫愚弟开开眼界。虢茂拗不过,昂首夜空,道:“我师父无所不会无所不能就像这一轮明月光照万里,我充其量也就是萤火之光。燕云道:“烦请大哥指点迷津!

高怀信道:赵志远“那你见家父,是要探听一个虚实?燕云唏嘘不已,心思:时间还有这样神仙般的人物,自己真是井底之蛙;道:“兄长能否叫愚弟一睹令师仙颜?虢茂一阵感伤,道:“师父已羽化登仙。

燕云默然良久,道:“请教令师名讳?燕云自出道以来从未遇到如此高人,赵志远这几番比试知道虢茂一直在让着自己,赵志远对虢茂不再是钦敬而是崇拜;倒地便拜,惭愧道:“兄长武艺如此出神入化鬼神难测,愚弟真是有眼无珠,关公面前耍大刀不知天高地厚,恳请兄长收愚弟为徒!虢茂道:“尊号‘苦竹’。燕云见他面带难色不再追根刨底了,寻思:虢茂这等文武奇才要是能为晋王效力,幽云十六州何愁不能收复;道:“大哥所学博大精深,满腹经纶,文才武略盖世无双,进取功名易如反掌,出将入相也不在话下,为何屈居深山密林?愚弟百思不得其解!

虢茂丢下宝剑,赵志远连忙搀扶起燕云,赵志远道:“贤弟请起!贤弟得到南北两大剑师真传,武艺高强足以立足于武林,休要愧疚!愚兄对武艺略有所知,勉强指点一二,这师父绝不敢当!虢茂爽朗一笑,道:“我看富贵如浮云,世人哪只将相王侯外,还有优游快活人。

燕云肃然赞叹道:“唉!‘振衣千仞冈,濯足万里流。燕云自知不妥,赵志远本来已是结义兄弟,哪能再行师徒之礼,道:“望大哥不吝赐教!’枕流漱石,坐看云卷云舒,兄长真隐士也!恕愚弟愚钝,打猎足矣使兄长无衣食之忧,为何煞费苦心习学兵书战策之法、治乱安邦之道、武功较艺之妙?虢茂坦然一笑:“愚兄并非煞费苦心,兵书战策、治乱安邦、武功较艺只是愚兄平常嗜好,就如饮酒、品茶一般。燕云道:“兄长内聚英雄之质,为何——为何——

虢茂道:“为何没有英雄之魂?虢茂也不再客套,赵志远道:赵志远“贤弟这个年纪内外武功兼修实属罕见,太和派功夫义在柔,兲山派则重在刚,你虽然兼学两派,但刚柔不融,就像和面,清水是清水,面粉是面粉,如果把太和派功夫之柔融入兲山派武功之刚,用不了多久必成一代剑法宗师。

燕云深表歉意,支吾:“啊——啊!世上英雄本无主,好汉男儿当自强。谁一生下来就注定是英雄?只要努力就能成为英雄。燕云如醍醐灌顶,赵志远道:“兄长之言甚是,愚弟在运剑之时,总觉得一股力量在拽着,时间越长这种力量越大。

虢茂道:“愚兄不是什么英雄,但丝毫没有放弃英雄的梦想,‘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燕云惊喜道:“兄长!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燕云十六州? 请君暂上凌烟阁, 若个猎户万户侯?虢茂笑道:“内外武功兼修是你的优势也是你的弱势,这两种功夫在你身上不但没有兼容反而相互排斥,如果再这样下去,你的功夫不但不能精进反而倒退。虢茂道:“贤弟差矣!‘不须浪饮丁都护,世上英雄本无主’。不要总是觉得,那种效忠于君王的忠臣死士才是英雄,真正的天地英雄是没有主子的,是能够为自己的本心做主的人。

虢茂脸上像是挂上一层薄霜,收起双手,思虑着,良久,道:“恕愚兄难以从命。老子有这样的天地之心,能够忘穿天地明月,有这样的天地脱身,一生淡泊名利,不附庸,成为了一个真正无所羁绊的天地英雄。燕云道:“烦请大哥指点迷津!

虢茂道:“要想将太和、兲山两种相克的功夫融为一体珠联璧合,一要长年累月的修炼,二要凭借自己的悟性;你官身不由己,自是公务繁忙,没有足够的时间潜心研习,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燕云无法说服他,默然良久,道:“人各有志。愚弟——愚弟——燕云有难言之隐,想请他出山为朝廷效力,为晋王解忧,但白天刚刚扶危济困帮他解决了乔树冈之忧,现下又要求他出山,这与不是施恩图报的小人吗?难以启齿。

虢茂见他面带难色,道:“贤弟咱们是义结金兰的弟兄,没啥不好开口的!燕云道:“大哥!那该怎么办?

虢茂道:“首先要消除两种功夫的互相排斥,在你使用太和剑法还是兲山剑法临敌之时,十招甚至二十招之内不要轻易转换剑法,否则遇到高手便有灭顶之灾。燕云噗通跪倒,道:“愚弟却有求助兄长之事,愚弟不是——不是施恩图报的小人!

虢茂道:“贤弟有话不妨直说。在演练太和剑法、兲山剑法时,每一招之间的转换过渡反复推敲要用心体悟,时间久了两种剑法便能随时转换,能得心应手。虢茂笑道:“当然不是!贤弟请讲。

”上前搀扶他。燕云不起,道:“求兄长出山为朝廷效力,为晋王解忧。

赵志远晋王礼贤下士思贤若渴,若得兄长相助如虎添翼,收取燕云十六州不是件难事!恳请兄长放弃这世外桃园,随愚弟去前敌效力。由于虢茂才华横溢,燕云一心请他出山为晋王效力,使燕云失去了分寸。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赵志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