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pus

类型:艺术剧地区:意大利发布:2021-06-14

octopus 剧情介绍

octopus佘勋、杨谕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赵光义略施小计,三日内不费一兵一卒收复麟府,退胡兵千里之外。徐三道:“这回算你说对了,镇爷就是咱三崲州的皇上,知州老爷都听他的。

二阳哭爹喊娘嚎啕不知,燕云还要施展拳脚。这是什么样的小计?心想,如今已经话付前言,赵光义应该把谜底揭开了。被尚飞燕叫住:“燕云!燕云,住手,住手”!

燕云收住拳脚怒气难消:“我真想把这对恶奴撕成碎片”。尚飞燕道:“你若打杀人何处安身,现在,现在已经不好向燕风交代了”。佘勋道:“南衙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小可钦慕至极!请教南衙,三日内怎么令十万胡兵狼狈逃窜,把麟府拱手相让?

赵光义对他的恭维钦慕,此时丝毫提不起来兴趣,就是提起兴趣也不会说出实情,敷衍道:“雕虫小技不足挂齿,小可敢夸下海口,只要贼魁七国九部十六胡大可汗慕容铣不死,就不会对麟府大举兴兵。燕云疑惑道:“这和燕风有何相干”?

尚飞燕道:“走,咱们一道找他”,拽起燕云衣襟就走,走了几步回头对俩个恶奴道“你两个忍着吧,我去告诉燕风,他会派人来料理”。佘勋、杨谕盼了半天,竟是这个结果,思忖:既然他不想透底,也不能强求。尚飞燕归心似箭燕引着燕云沿路而走。

这对他们是一个永远的谜。燕云一路满腹狐疑:尚飞燕自己未过门的媳妇怎么到了三崲州,她真的如二阳所说沦落风尘吗?燕风,燕风自己的胞弟,不是在晋州厢军六营五都神武队作队正吗怎么也到的这里,又是半年没见,他真的弃恶从善痛改前非了吗?那两个恶奴和燕风什么关系?娘怎么样?尚大叔、马大婶还有众叔叔们怎么样,尚飞燕从真州归云庄出来一定知道-------一连串的问号在脑海里翻滚。

燕云和尚飞燕近一年没见了,燕云没太把二人的婚事放在心里,但尚飞燕毕竟是燕家恩人尚大叔、马大婶的掌上明珠,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妹妹。书中暗表,这都是燕云所为。

燕云有多少话要对她说,其中包涵太多的是友情不是恋情。那天晚上在横戎山赵光义营帐,燕云见主子忧心忡忡焦头烂额,想起来当年在斩驴山赵圆纯给他出的妙计,三日内帮涪王赵光美退了辽国扫南大元帅靖南侯耶律兀冗的十万军马。燕云看尚飞燕心急如焚快步流星,不便打搅默默无语紧跟其后。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文分解。话说尚飞燕心急火燎行步如风,燕云紧跟其后。二阳(矮子)道:“大虎急什么,这粉头已是咱们囊中之物,还怕她飞了不成?”对燕云道“怜香惜玉是吧,备足银两来燕春楼耍”。

向主子献上擒贼擒王之计,赵光义虽然觉得把握不足,但又无计可施,只好孤注一掷,把赌注压在燕云身上。尚飞燕埋怨道:“燕云!真是属牛的,走起路来慢慢腾腾还不如我一个小女子”!燕云闻听健步如飞转眼把尚飞燕甩出几十步。尚飞燕怒喝道“燕云!你成心欺负人是吧,一个大男人甩下我不管,属兔子的”!燕云停下脚步让尚飞燕走在前面,没走几步尚飞燕嗔怒道:“你是蜗牛还是乌龟,没见过你这样的男人”!燕云“噌噌”几步超过了尚飞燕。

尚飞燕怪道:“好好!你走你的,我走我的”!燕云走在前边不是,走在后边也不是,道:“飞燕!你到底叫我怎么走”?尚飞燕道:“你爱怎么走怎么走”!燕云气的真想不管尚飞燕一走了之,又一想不能,就是萍水相逢的也不能叫她一个弱女子走夜路,更何况是打小情同兄妹;忍气吞声尽量走在尚飞燕不前不后。尚飞燕来不得解释躲到燕云身后,忙道:“燕云,燕云救我”。二人走了十几里路来到三崲州城郊,翻山越岭,穿过一片树林,见一所大庄院,红墙碧瓦,墙外有二三百株大榆树。庄院门口高挂大红灯笼,门边立着两个看门的家丁,身体魁梧满脸横肉,身穿黑衣腰扎牛皮带,披着羊皮袄,带着耳套,手持开山棒。

那紧追尚飞燕的两个打手已到近前,一高一矮,如狼似虎提着皮鞭。尚飞燕、燕云走近大门,家丁看到尚飞燕很是惊讶。

尚飞燕道:“快峻哥(燕风)禀报,尚飞燕、燕云来了”。矮子打手冲燕云喝道:“你这鸟人快快滚开,慢一点就剥了你的皮”!一位家丁道:“小姐稍后,我去禀报”说完转身进了大门。十一月的冬夜,寒风刺骨,尚飞燕、燕云适才走得急不觉得冷,停下了顿感寒气逼人,尚飞燕搓着手跺着脚。立在门口的一位家丁对尚飞燕道:“小姐!燕春楼多好冷不着冻不着,大晚上的瞎窜个啥!来到我怀里暖和暖和”。

尚飞燕道:“好呀!你有没个胆儿,有没有银子”!燕云怒视着家丁。燕云道:“你两个歹人强抢良家女子,不怕王法吗”?

家丁道:“小姐许久不见长本事了,还找来一个保镖,要找也找个像样的,偏偏找一个叫花子,叫花子也罢,又偏偏找一个面黄肌瘦的病鬼”!燕云早已安奈不住,喝道:“看门狗!再敢叫尚姑娘小姐(风尘女子)我打碎你打呀”!矮子道:“睁大你的狗眼!这是良家女子吗?燕春楼的水性尤物”。

家丁道:“哈哈!你还不知道尚姑娘是什么货色吧,爷爷告诉你她就是燕春楼的小姐,小姐,小姐!来打碎爷爷的牙”。燕云怒火中烧飞将过去朝家丁几十耳光。

家丁被打得鼻口出血倒退十几步,稳住脚跟,恶狠狠道“臭要饭的有种,竟敢在‘镇三崲’府邸叫号”!手持开山棒奔燕云脑门砸来。未等燕云答话,高个子打手道:“二阳,给这穷酸费什么口舌”!燕云不避让,左臂架住开山棒,“咔嚓”开山棒断为两截,右拳打在家丁面门,“嘣嘣”家丁的牙齿被打碎。家丁掉头往大门里跑。

徐三道:“镇爷爷吩咐你在此安歇,它日燕爷抽出时间见你”。尚飞燕怪道:“燕云!你真有能耐,仗着有点功夫就逞能!打狗还要看主人呢,看峻彪怪不怪你”。二阳(矮子)道:“大虎急什么,这粉头已是咱们囊中之物,还怕她飞了不成?”对燕云道“怜香惜玉是吧,备足银两来燕春楼耍”。

大虎(高个子)不耐烦,道:“这穷酸一身也值不了几个钱,也吃天鹅屁”!朝燕云劈面一拳。燕云被尚飞燕说的坠入云里雾里,伸张正义见义勇为却落个里外不是人,实在憋不住了,道:“飞燕,飞燕!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尚飞燕道:“飞燕,飞燕!是你叫的”!从大门里走出一个官家打着灯笼,长的五短身材,脑满肠肥,皮肤黝黑;冲燕云一抱拳“燕队副别来无恙”!一开口显出满口无牙。

燕云定睛一看,认得,晋州厢军六营五都神武队的押官徐三,徐三的满口无牙正是自己的杰作,道:“徐三,燕风住在这里吗”?燕云在易州横风军受了几个月的窝囊气,此时又见两个恶奴侮辱尚飞燕、谩骂自己,怒不可遏,失去了理智,避开来拳,一招“窝心拐”跳将起来提起膝盖向大虎前胸撞去。

“咔嚓”大虎肋骨被撞断,鼻口出血倒在地上疼得满地打滚。徐三眨眨眼,道:“快别这么叫,咱这三崲州敢这么叫的人可不多呀,你是镇爷的亲哥哥这么叫也不妥,叫,对,叫衙内”。

燕云知道尚飞燕打小性情乖戾也不分辩,心想见到燕风就真相大白了。二阳还没反应过来,燕云已经抓住他的衣领朝天空抛去没等落地,燕云腾空而起朝二阳就是三脚,二阳摔在地上掠起一层尘土,燕云稳稳着地,飞将过去抓起二阳胳膊用力一拧““咔嚓”一声,二阳胳膊断了。燕云道:“什么衙内!家父仙逝多年更没作过官吏,我看你是胡言乱语。

废话少说,我要闯进去了”!徐三道:“可别,可别!镇爷就是令我这故人来迎接你的”,说罢引着燕云、尚飞燕进了大门,走了三进院子,一个丫鬟把尚飞燕带走了。

octopus燕云随徐三又走了一阵子,进了一间厢房。燕云道:“见自己兄弟比见皇上还难”!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octop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