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宝盛华

类型:科技剧地区:马来西亚发布:2021-04-15

万宝盛华 剧情介绍

万宝盛华宝盛华俯云台在天狼山最高峰锯齿峰脚下。山大王道:“慢!过路的你武艺不错,眨眼杀了太爷的十几个喽啰。

尚飞燕道:“有啥不妥!没有银两怎么回的了真州、怎赶回去给你爹过周年”?魁主(知魁主)理事宿住的镇绥馆,宝盛华副魁主等阁事理事宿住的辑绥馆、威绥馆、保绥馆,召开阁事会的金枪阁都分设在俯云台。燕云思考着:那王戬虽是结义兄弟,在汴梁把自己银两洗劫一空害得险些客死他乡,今日要求他,怎么能低下头?

尚飞燕催促,道:“丘龙!不要活要面子死受罪,该求人就得求人!王戬是你的结拜兄弟,现在又当上了县衙里的官儿,只要你开口,他一定会帮你这落魄中的兄弟,对于他只是举手之劳,还不去等啥”?燕云被尚飞燕催的拗不过,只好扶着她奔县衙。燕云在喽啰带领下骑着马沿着山道迤逦而行,宝盛华越走路越加崎岖蜿蜒变幻莫测,喽啰投出地图不时对着山道辨认上山的路。

宝盛华燕云问道:“这位大哥上山几年了?来到乌康县县衙大门,燕云向门官打听“借问公人,贵衙有位叫王戬的吗”?

门官道:“有”。宝盛华喽啰道:“两三年了。燕云道:“可是越州的武举王戬王延祥”?

宝盛华燕云道:“这上山的路很难找吧?门官道:“正是,如今可是乌康县的从九品县尉老爷”。

燕云道:“劳驾公人回禀王县尉,说故人真州燕云燕丘龙前来造访”。宝盛华喽啰道:“大侠是嫌小的上山许多年还认不得路径。

门官听说是县尉老爷的故人不敢怠慢,急忙进衙门禀告,不多时走出来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阴沉着脸道:“回王县尉老爷的话‘公务缠身没有空闲,自便’”拿着一枚铜钱递给燕云,“这是县尉老爷赐你的”。燕云忙道:宝盛华“误会了,不是不是!这等羞辱使燕云羞愧难当,忍气吞声接过铜钱捏成两瓣还给门官,道:“请转给王戬”,说罢扶着尚飞燕转身就走。

门官掂量着两瓣铜钱望着燕云逝去的背影自言自语道“一介草民,凭什么傲气十足,有本事你也做回官老爷”!燕云心中郁结只管走路脚步稍快。燕云道:“算是吧”!

喽啰道:宝盛华“不怪大侠这么想,就是上山四五年的弟兄也不能认全。尚飞燕责怪道:“燕云受了委屈就拿我出气!走这么快要疼死我”!燕云放慢了脚步。尚飞燕道:“你,你还有脸说那乌康县县尉王戬是你结拜兄弟,不见你就算了,还拿一文铜钱羞辱你。

仇人也不过如此!你呀,地位低下莫高攀,胳脖太短难抱山。燕云也是愁烦,宝盛华傻呆呆望着门外。燕云道:“都怪我交友不慎,才有今日侮辱”。尚飞燕道:“不摔跤不知道疼,不吃亏不长记性。

只见门外一行县衙弓手簇拥着一个官吏骑着马路过,宝盛华头上戴幞头,着浅青色官服;身长不到七尺,猴子脸朝天鼻,白脸斜眼。你呀吃了亏也长不了记性!明明知道那王戬不是好人,还偏要自讨没趣,该,活该”!

燕云本来窝火再听她火上浇油,忍不住一脚把路边一棵胳膊粗的柳树踢断。燕云惊异失口道:宝盛华“王戬!王戬怎么在此”?尚飞燕也知趣不敢再挑战他的极限,自己分文皆无又那肯当了燕风给的耳坠、镯子,全靠燕云身上那不到一两的碎银子,水平不流人贫不语,默默跟着。二人一路无话,走了四五十里,来到一个路口。燕云借问行人道:“小人欲真州鱼龙县,不知从那条路去?”行人道:“前面两条路都能去,左边的小路不好走但比右边的路近一半的路程”。

燕云谢过行人,问尚飞燕:“你说走哪一条路”?宝盛华尚飞燕急忙道:“你认得”?

尚飞燕道:“这也要问我”?燕云道:“如果你脚能行就走左边的小路”。宝盛华燕云道:“啊”。

尚飞燕道:“那就走呗”!二人拣左边小路而行,走了二三十里, 望见前面一座高山,山势险峻,峰岩重叠。

突然,从山上杀出二三十个小喽啰抡刀舞棒,为首的是两个头目谭宝、陶成,把燕云、尚飞燕团团围住。尚飞燕道:“是你朋友”?尚飞燕惊愕失色躲在燕云身后,道:“丘龙,这两个强贼就是上午抢我行李的”。燕云安慰道:“别怕,有我在”。

那山大王头戴干红凹面巾,身披里金生铁甲;上穿一领红衲袄,脚穿一对吊墩靴;腰悬佩刀,手中横着丈八点钢矛;黑红脸,方面大耳,身高不满六尺。谭宝、陶成看到尚飞燕大喜过望。燕云道:“算是吧”!

尚飞燕追问道:“什么朋友”?谭宝淫笑道:“哈哈!美人舍不得大爷呀,一大早‘送’吃的、美酒、还有你那浓香无比的衣装,熏倒了整个蜈蚣山,爷儿还没醒呢,现在又把你这美赛天仙的人儿送来了,哈哈!爷爷哪敢不笑纳呀”!陶成急不可耐,道:“谭哥还等啥,再等美人归我了”,抡刀朝燕云当头就劈。燕云,抽出青龙剑寒光一闪,陶成的刀还没落下人头已经落地。谭宝等喽啰一怔,燕云手中的青龙剑如旋风般的卷了过来连劈带刺,霎时十几个喽啰横七竖八倒在血泊中。

谭宝被燕云一剑刺个透心凉,嘴里还念叨“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僵立着死不瞑目望着尚飞燕。燕云面带为难,道:“结拜兄弟”。

尚飞燕道:“何不找他资助你些盘缠(路费)”?惊得尚飞燕三魂荡荡七魄悠悠一头扑进燕云怀里骨软筋酥直不起身。

尚飞燕吓得“哇”的一声双手捂住眼睛。燕云道:“不,不妥”。燕云抱定她,从谭宝胸膛抽回青龙剑,“哐当”谭宝尸体倒下。

燕云骂道:“ 扒了皮的癞蛤蟆,活着作歹,死了还吓人”!剩下的喽啰早已跑得不见踪影。燕云抱着尚飞燕快步如飞,不到一里路,突然听得身后杀声阵阵,回头看。

万宝盛华一个山大王骑着高头白马领着一两百喽啰追了上来。燕云临危不惧将尚飞燕轻轻放在路边杂草丛,手提青龙剑直奔山大王而来。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万宝盛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