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一

类型:生活剧地区:老挝发布:2021-04-15

蓝一 剧情介绍

蓝一老倪道:“队正大爷请慢用”!燕风道:“没你两个什么事儿,送饭去”。范质道:“好好!不急。

“闲人”使赵光义猛地清醒起来,闲人一个历经改朝换代饱经风霜的赋闲宰相对朝局看法不会受各方势力干扰,看的比当局者的更深更准,何不请他指点一二;改口对范质用鲁国公的称谓,道:“老国公两朝三代元老,天子所倚重的肱骨之臣!小生有劳国公指点迷津。张凝、老倪挑着担子下了青松岭。范质摇摇手惭愧道:“元老——羞煞老朽!不能为前朝尽忠——实属老庙不留新庙不收的怪物,还有什么能指点足下的!

赵光义道:“老国公差矣!识时务者为俊杰,身历两朝保家族荣耀不衰,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足见老国公非等闲之辈。”无意中点到他的要害。偌大个场地只剩燕云、燕风兄弟俩。

燕云僵立着思绪万千,适才见燕风耀武扬威颐指气使打吗士卒,一忍再忍,若是吵将起来定让外人看笑话。范质道:“不讳言老朽存有私心,为我范式家族不受灭顶之灾做了新朝的首任宰辅,但故主周世宗英年早逝,七岁幼主柴宗训怎能完成一统江山的大业,江山迟早要变颜色的。

赵光义道:“对!大周气数已尽,俊鸟登高枝智臣保明主,老国公一则为天下苍生以免涂炭之苦,二为范家香火不灭,实乃智者所为。此时他面对着既熟悉又陌生的胞弟,满肚子的话不知从何说起,叙旧、规劝、教训,剪不断连还乱,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敢问,当初老国公力荐小可为亲王触动龙颜,是出于公心吧!

燕风略带笑颜:“哥!咱兄弟俩许久不见,弟弟我为你接风”打开酒坛子倒上两碗,看看燕云心事重重的样子“咱们只谈私事不谈公事”。范质道:“公私兼顾。

赵光义道:“哦!愿闻其详。燕云眼前燕风欺凌士卒的一幕挥之不去,燕风也能推测到燕云为何怏怏不乐。

范质道:“与私,老朽为了范家子孙在老朽百年今后有贵人照应。燕风道:“没想到你我兄弟在此相聚,真是苍天有眼呀!哥哥去京城赶考如何来到这晋州城”。赵光义道:“国公赌在小可身上,小可令国公失望了。

范质道:“没有,官人不是已经来了么。赵光义道:“小可来的太迟了。赵光义施礼道:“老相国如此恭迎,折煞小生了!”寒暄一番,范质把他迎进府中后堂,燕云、元达、马喑跟着进去在后堂门外侍立。

燕云道:“娘怎样?尚大叔等叔叔们安好”?范质道:“不迟,比老夫预想的要早。赵光义道:“国公怎能算到小可会登门讨教。

范质思虑一会儿没有直接回答他,道:“隋、唐之初开国之君与继任者在皇权交替之时都发生了什么,官人不会不知,隋炀帝、唐太宗踏着骨肉至亲的鲜血坐上了龙椅,是何缘故?赵光义不觉走到新宋门大街,寻思:天子金口玉言圣旨都下了,宰相就是想搬还能搬过来吗?自己是不是病急乱投医;仰天低声长叹“苍天为何绝我!”冷不丁的望见街边一座门楼,借着月光看门匾上书写的“鲁国公府”四字。赵光义道:“隋、唐开国之君隋文帝、唐高祖未能选好储君。范质道:“愚以为不然,假如隋文帝立的储君是后来继任者隋炀帝杨广、唐高祖立的唐太宗李世民,不经过一场血腥风雨他们休想坐上龙塌,又是什么原因?

使他想起来了,这是前朝宰相也是大宋开国首任宰相范质的府邸。赵光义道:“愿听国公高见。

范质道:“一般说来,历朝开国之初头两代皇位交接大都避免不了较大的政治危机,开基奠国往往是皇室家族成员同心协力的结果,传统的立嫡长子制已经服不了众,皇室家族成员凭借自己的能力、功业谁都可以问鼎皇权,皇位之争喋血宫门何其自然。他突然想起十几年的往事,皇兄登基之处,范质曾向皇兄上奏说:“自古帝王开创基业,都分封子弟为王,树立屏障,宗族亲戚一旦兴隆,国家就可长久巩固。范质论识高远见解独到使得赵光义内心惊叹不已。赵光义道:“老国公远见卓识杜绝慧眼,令小生五体投地!我朝头两代皇位交接会起波澜吗?请国公赐教。”他对这位门庭冷若的前朝遗老本无戒心,通过一番交谈推断范质为了范家子孙荣华富贵交好自己不会有假,才敢把话题引深。

范质略加思索,道:“官人!这话题岂敢妄议。皇弟泰宁军节度使赵光义头角峥嵘秉文兼武,戎马倥偬,发愤忘食勤于王室,老臣乞求颁发封册赐爵亲王。

”顿了一顿“老朽当年触犯龙颜力荐官人晋封亲王不尽是出于私心,请问皇室成员中从能力、资历、功业、威望谁可与官人伯仲?赵光义听出来弦外之音,开国第二代君王出自皇室成员,但凭的不是嫡皇子而是能力、资历、功业、威望,他的公心莫不是将自己推上第二代君王的龙椅,这话真是太含蓄了,高手过招不是用嘴说而是用心说,自己哪能太直白,道:“老国公百密一疏,这回是看走眼了。”还推举了皇兄昔日幕府“八翼” 刘熙古、赵朴、沈顺宜、吕瑜庆、楚召璞等,不久范质被罢去相位封为有名无实无权的鲁国公;之前之后范质与自己毫无交往,为何保举自己为亲王而触动龙颜,自己是欠他一份人情,今夜既然走到了他的府前何不拜望。

”苦笑道“您看小可都沦落到何等田地了,九品别驾。范质也不再客套,道:“恕老朽直言,不是老朽看走了眼,而是官人看走了眼。

赵光义道:“老国公一言中的,教诲的极是。想罢走近大门向门官说明来意,门官进府禀报,不一会儿从里面走出一位年近七旬的老者拄着拐杖,须发皆白,老态龙钟,喜笑颜开,道:“老朽不知殿下驾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小可若及早拜国公赐教,何至于铩羽而归。”起身对他长揖一礼。

范质道:“官人请起。范质急忙颤颤巍巍起身还礼,道:“官人!老朽不敢当,老朽这把年纪就是想做房杜(唐太宗做亲王是的智囊),也是天不假年呀!赵光义施礼道:“老相国如此恭迎,折煞小生了!”寒暄一番,范质把他迎进府中后堂,燕云、元达、马喑跟着进去在后堂门外侍立。

范质、赵光义宾主落座,范府下人备好名茶、瓜果点心退下。赵光义原以为无心插柳柳成荫,恳请他为自己出谋划策击败涪王赵光美扫除登上九五之尊的一切绊脚石,没曾想他婉言谢绝,他不会是试探自己的诚心吧;随即跪倒哭道:“老国公若不相助,小可可要老死边塞了,请老国公大发慈悲心怀救救小可!范质捋着拐杖也跪下,道:“官人请起请起!范质道:“官人!老朽已是风前烛瓦上霜来日短去日长,对官人百无一用。

赵光义寻思:今夜自己无心而访,起处他却有心相助,到现在却要百般推脱,这不该不该是他的本心;道:“也对!小可平日与老国公素无交往,老国公不出手相助也是情理之中的,千不怨万不怨只怨小可有眼不识泰山,落到如今也是罪有应得。范质道:“殿下深夜光临寒舍,定有赐教。

赵光义道:“老相国莫这样称呼小生,小生现在既不是郡王更不是亲王,只不过是贬谪千里之遥的定州末吏,哪敢赐教,只是离京前拜谒您老人家,祝老人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随即起身扶他坐在椅子上,拜了三拜,道:“祝老国公安泰,小可拜辞!”慢慢转身缓缓而退。

赵光义仍哭道:“国公不应,小可只有跪死在国公脚下!范质道:“老朽谢过了官人!什么老相国,老朽早已赋闲多年,闲人只等着进土的闲人。范质坐在椅子上没有谦让受了他的三拜之礼,目送他的身影,当他刚跨出门槛,道:“官人留步。

”赵光义急速转身快步走近他,又是跪地一拜,激动道:“请老国公不弃!望国公出山相助!范质垂目看看他,道:“老朽的确出不了山了,但给官人举荐一人,此人胜老朽十倍之才,可保官人百事无忧。

蓝一赵光义道:“哦!赵光义起身坐下,毕恭毕敬道:“国公!还有这般奇才,请问他是何方神圣?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蓝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