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兄

类型:搞笑剧地区:阿尔巴尼亚发布:2021-03-08

嫡兄 剧情介绍

嫡兄)、嫡兄兵务曹(掌军政。燕云道:“峻彪,能否忙里偷闲”?

尚飞燕怒喝道“燕云!你成心欺负人是吧,一个大男人甩下我不管,属兔子的”!燕云停下脚步让尚飞燕走在前面,没走几步尚飞燕嗔怒道:“你是蜗牛还是乌龟,没见过你这样的男人”!燕云“噌噌”几步超过了尚飞燕。直辖36独立分旗7万9千2百人左右,嫡兄1独立分旗2200人左右。尚飞燕怪道:“好好!你走你的,我走我的”!燕云走在前边不是,走在后边也不是,道:“飞燕!你到底叫我怎么走”?尚飞燕道:“你爱怎么走怎么走”!燕云气的真想不管尚飞燕一走了之,又一想不能,就是萍水相逢的也不能叫她一个弱女子走夜路,更何况是打小情同兄妹;忍气吞声尽量走在尚飞燕不前不后。

二人走了十几里路来到三崲州城郊,翻山越岭,穿过一片树林,见一所大庄院,红墙碧瓦,墙外有二三百株大榆树。庄院门口高挂大红灯笼,门边立着两个看门的家丁,身体魁梧满脸横肉,身穿黑衣腰扎牛皮带,披着羊皮袄,带着耳套,手持开山棒。)、嫡兄谍务曹(掌对外刺探机密、情报、侦查,辖16独立分标,2万4千人左右。

)、嫡兄外务曹(掌与外部绿林、嫡兄帮会、官府交往兼刺探消息,辖9独立分标,近1万4千人)、吏务曹(掌各级头领的任免、铨叙、考绩、升降等)、户务曹(掌土地、户口、钱粮等)、礼务曹(掌典礼、考试等)、刑务曹(掌刑法、狱讼等)、工务曹(掌工程、营造、屯田、水利等)、内务曹(刺探金枪会内部各级头领行为)。尚飞燕、燕云走近大门,家丁看到尚飞燕很是惊讶。

尚飞燕道:“快峻哥(燕风)禀报,尚飞燕、燕云来了”。魁帅(知帅)、嫡兄辅帅、首佐、佐帅、检帅下设录事(相当于秘书)、从事(相当于警卫),录事相当于从六阶至正六阶的廊主、副廊主。一位家丁道:“小姐稍后,我去禀报”说完转身进了大门。

从事相当于从七阶到正七阶的亭主、嫡兄副亭主。十一月的冬夜,寒风刺骨,尚飞燕、燕云适才走得急不觉得冷,停下了顿感寒气逼人,尚飞燕搓着手跺着脚。

立在门口的一位家丁对尚飞燕道:“小姐!燕春楼多好冷不着冻不着,大晚上的瞎窜个啥!来到我怀里暖和暖和”。襄帅下设录事,嫡兄次级别的录事相当于从七阶到正七阶的亭主、副亭主。

尚飞燕道:“好呀!你有没个胆儿,有没有银子”!燕云怒视着家丁。从事相当于从八阶到正八阶的案主、嫡兄副案主。家丁道:“小姐许久不见长本事了,还找来一个保镖,要找也找个像样的,偏偏找一个叫花子,叫花子也罢,又偏偏找一个面黄肌瘦的病鬼”!

燕云早已安奈不住,喝道:“看门狗!再敢叫尚姑娘小姐(风尘女子)我打碎你打呀”!家丁道:“哈哈!你还不知道尚姑娘是什么货色吧,爷爷告诉你她就是燕春楼的小姐,小姐,小姐!来打碎爷爷的牙”。燕云有多少话要对她说,其中包涵太多的是友情不是恋情。

各曹、嫡兄各道、各标、各旗,头领及副头领下设录事、从事,次级别的录事相当于从八阶到正八阶的案主、副案主。燕云怒火中烧飞将过去朝家丁几十耳光。家丁被打得鼻口出血倒退十几步,稳住脚跟,恶狠狠道“臭要饭的有种,竟敢在‘镇三崲’府邸叫号”!手持开山棒奔燕云脑门砸来。

燕云不避让,左臂架住开山棒,“咔嚓”开山棒断为两截,右拳打在家丁面门,“嘣嘣”家丁的牙齿被打碎。尚飞燕道:嫡兄“你若打杀人何处安身,现在,现在已经不好向燕风交代了”。家丁掉头往大门里跑。尚飞燕怪道:“燕云!你真有能耐,仗着有点功夫就逞能!打狗还要看主人呢,看峻彪怪不怪你”。

嫡兄燕云疑惑道:“这和燕风有何相干”?燕云被尚飞燕说的坠入云里雾里,伸张正义见义勇为却落个里外不是人,实在憋不住了,道:“飞燕,飞燕!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尚飞燕道:“飞燕,飞燕!是你叫的”!尚飞燕道:嫡兄“走,咱们一道找他”,拽起燕云衣襟就走,走了几步回头对俩个恶奴道“你两个忍着吧,我去告诉燕风,他会派人来料理”。燕云知道尚飞燕打小性情乖戾也不分辩,心想见到燕风就真相大白了。从大门里走出一个官家打着灯笼,长的五短身材,脑满肠肥,皮肤黝黑;冲燕云一抱拳“燕队副别来无恙”!一开口显出满口无牙。燕云定睛一看,认得,晋州厢军六营五都神武队的押官徐三,徐三的满口无牙正是自己的杰作,道:“徐三,燕风住在这里吗”?

徐三眨眨眼,道:“快别这么叫,咱这三崲州敢这么叫的人可不多呀,你是镇爷的亲哥哥这么叫也不妥,叫,对,叫衙内”。嫡兄尚飞燕归心似箭燕引着燕云沿路而走。

燕云道:“什么衙内!家父仙逝多年更没作过官吏,我看你是胡言乱语。废话少说,我要闯进去了”!燕云一路满腹狐疑:嫡兄尚飞燕自己未过门的媳妇怎么到了三崲州,嫡兄她真的如二阳所说沦落风尘吗?燕风,燕风自己的胞弟,不是在晋州厢军六营五都神武队作队正吗怎么也到的这里,又是半年没见,他真的弃恶从善痛改前非了吗?那两个恶奴和燕风什么关系?娘怎么样?尚大叔、马大婶还有众叔叔们怎么样,尚飞燕从真州归云庄出来一定知道-------一连串的问号在脑海里翻滚。

徐三道:“可别,可别!镇爷就是令我这故人来迎接你的”,说罢引着燕云、尚飞燕进了大门,走了三进院子,一个丫鬟把尚飞燕带走了。燕云随徐三又走了一阵子,进了一间厢房。

徐三道:“镇爷爷吩咐你在此安歇,它日燕爷抽出时间见你”。燕云和尚飞燕近一年没见了,燕云没太把二人的婚事放在心里,但尚飞燕毕竟是燕家恩人尚大叔、马大婶的掌上明珠,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妹妹。燕云道:“见自己兄弟比见皇上还难”!徐三道:“这回算你说对了,镇爷就是咱三崲州的皇上,知州老爷都听他的。

三天后,一大早燕云看马棚燕风的坐骑在急忙奔燕风的卧虎厅,这两天燕云闲转也探到了燕风的住处,进的厅内,见燕风,头戴三义冠,金圈玉钿;身上百花袍,锦织团花;腰间勒着银软带,脚登乌油粉底靴;整理着衣襟。好了,好了!时辰不早了,安歇,安歇吧”。燕云有多少话要对她说,其中包涵太多的是友情不是恋情。

燕云看尚飞燕心急如焚快步流星,不便打搅默默无语紧跟其后。燕云虽然迫切想知道所有的疑问,但却是时辰不早,也该安歇了。徐三走后,燕云躺在炕上辗转反侧,一连串的问号又在脑海翻滚。镇爷每天忙得不可开交。

你起得早,他起得还早,去州衙已经走了半个时辰了。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文分解。

话说尚飞燕心急火燎行步如风,燕云紧跟其后。不信,你到马棚看看镇爷的坐骑‘卷毛玉狮子’在不在”。

第二天,燕云一大早要找燕风,被徐三拦住道:“云大爷!不是小的拦你,再说小的哪敢拦你。尚飞燕埋怨道:“燕云!真是属牛的,走起路来慢慢腾腾还不如我一个小女子”!燕云闻听健步如飞转眼把尚飞燕甩出几十步。燕云道:“那我每天在他住处等”。

徐三道:“你等!他十天半月不会来你也白等。你就安心住着吧,镇爷吩咐小的伺候云大爷的吃住,不到之处您尽管说”。

嫡兄燕云没心情听徐三啰嗦,记得在屋里团团转。徐三在一边伺候着。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嫡兄